司法风采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专栏 >> 司法风采 >> 浏览文章

王菊梅:一名公职律师的法律援助之路

2018年05月09日  来源:华兴时报

74961525789525394.jpg

王菊梅在工作中

    王菊梅是中卫市中宁县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的一名公职律师,她忠实于宪法法律,在法理中融入情感,为更多需要法律援助的人们提供最大的法律帮助,参加工作21年来,她在人民调解的岗位上抒写了不平凡的事业。

    “我的调解故事”

    1997年宁夏大学法律系毕业后,王菊梅就来到了中宁县余丁乡担任司法助理员工作,由于她所在的乡偏远,没有学法律的大学生,综治司法工作就由她一人担任。

    作为一名法律学专业毕业生,王菊梅工作之余还用心复习,2009年她顺利通过了国家司法职业资格考试,成为了一名律师,她有了“双重身份”——公务员+律师,她的工作也更加繁忙了。

    2009年,中宁县成立了道路交通事故人民调解委员会,刚刚取得律师资格的王菊梅就被聘为调委会的调解员。

    交警队每天都要面临大大小小的交通事故。回忆当年做交通事故调解员时,王菊梅仍记忆犹新,事故的当事人初到一起,都在争吵、谩骂、互相指责对方,后来骂累了、说困了,便坐在一起商量赔偿事宜,在你来我往中商量出一个合适的数额,她平均每天调解一两起这样的纠纷,在双方你是我非的争论中讲道理、讲法律、讲政策、说责任、说赔偿标准,反复、细心、耐心细致地将法律规定讲给每一位事故双方当事人。因此,大多数案件都达成了协议,签订赔偿协议书。

    谈到前些年的调解之路,王菊梅认为最难调解的还是死亡案件,但她依旧有自己的一套调解之法。亡者为大,每次调解,王菊梅都对亡者家属表示同情,尽可能的安抚他们那颗撕碎的心,争取家属对调解人员的信任。随后反复给肇事一方做工作,唤醒人性中最善良的一面,以良心的谴责和不安说服肇事车主或司机家属以可以接受的赔偿数额取得亡者家属的谅解,在双方都心平气和静下来时,寻找最能接近法律赔偿数额来达到化解纠纷的目的。

    对待每一起死亡案件,王菊梅对算账这件事特别谨慎,尽可能计算无误,用最专业的知识取信于民,得到亡者家属信任,也让肇事一方心服口服,在信任的基础上取得调解共识。

    担任交警队交通事故调委会调解员的5年中,王菊梅调解300多起交通事故案件,仅死亡案件就100多起,为当事人挽回经济损失3400万元。

    “我的感动故事”

    俗话说“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作为一名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王菊梅用专业知识为当事人讨回应有公道,也用细腻的情感感动了每一位援助之人。

    “王律师,你一定要收下这些枣,这是自家树上结的,一直等到都熟透了才专门给你送来,如果不是遇到你,我肯定接受那2000元的调解了,咋会有今天这10万元的赔偿呢?”2014年11月的一天,王菊梅代理过的一名当事人专门从乡下背着自家产的枣子一定要让她收下,此情此景让王菊梅内心充满了感动。

    王菊梅知道,这筐枣包含了当事人对法律知识的尊敬和内心的感激,对于一个农民来说,2000元与10万元是怎样的差别?尤其当事人已残疾,一家六口人中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和生病的老人,这10万元像雪中送炭般温暖。

    2013年,当事人胡幸运(化名)驾驶货车贩运水果时因疲劳驾驶与对面行驶的卡车相撞造成自身胳膊、腿粉碎性骨折,花去药费8000元,经交警队认定他负主要责任,对方是次要责任,两辆车都受到不同程度损害。

    当时王菊梅正在交警队调解交通事故,值班民警说有两个当事人自已达成调解协议,让交通事故调委会给出具个协议书。“当我审查胡幸运的医疗诊断证明书时,根据多年办案经验,胳膊、腿达到粉碎性骨折这都达到最低十级伤残标准,仅这一项伤残补偿金就5万多元,再加上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及后续治疗费等都将近10万元左右损失,咋能2000元解决掉呢,这个协议不能出,明显损害当事人利益。”王菊梅回忆说,她把胡幸运叫到一旁说,同志,2000元赔偿太少了,这个案子赔偿在10万元左右,你先回去,等过六个月委托专业部门做个伤残鉴定,鉴定结果下来后或调解或诉讼。

    这10万元的赔偿金让对方一度将矛盾聚焦到王菊梅身上,认为她偏袒胡幸运,两人有亲戚关系,让王菊梅陷入误解中,但她坚守自己的准则,必须按程序走,必须这样办,凭着这股牛劲,王菊梅愣是将这个看似没有把握的案件办成了。

    最终在王菊梅代理援助诉讼下,胡幸运拿到保险公司赔偿的10万元钱后激动地热泪盈眶:“真有这样的机构,专门为我们穷人办事,真的能打来这么多的赔偿款。”

    胡幸运的案例只是王菊梅在法律援助中心工作的冰山一角,她将法律援助中心为弱势群体服务的理念深深扎入心中,不断努力为他们争取利益最大化。

    “我的文学故事”

    “在浩瀚星空中我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在平安建设中我是默默无闻的那一个,

    在服务百姓中我是最不留名的那一个,

    在茫茫人海中我是与百姓最近的那一个。

    即使做一颗流星划破长空也要为黑夜留一片光明,

    即使做一颗卵石躺在泥土也要为百姓铺起五彩的路,

    即使做一名无名者淹没人群也要为百姓奉献一生。”

    这是王菊梅为司法行政人员所创作的一首小诗《司法行政之歌》,身为一名法律人的她也是一名文学爱好者。

    利用晚间的闲暇时光,王菊梅还进行文学创作,从业20余年中,王菊梅办理了很多案件,也调解成功了很多案件,她将这些写成故事并投稿。

    目前,王菊梅是宁夏诗词协会会员、中卫市作家协会会员,她的文学作品被《中华文艺》《中国诗歌报》《红枸杞》、一度诗歌平台等刊发,多首作品被《当代中华诗歌精选》《当代中华散文精选》《宁夏散文诗》出版,同时,她被纳入中华文艺名人榜。

    “文学创作是我的梦想,用文学去宣传司法行政也能起到很好的效果。通过文学提高了我的写作水平,也结识了很多朋友。”王菊梅凭着对工作的满腔热情和对梦想的执着,在平凡的岗位上,扎扎实实为群众提供法律服务,用自己的方式,默默践行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从农民中来,要回报农民”,这是王菊梅从事法律援助工作的初衷,在处理每一起案件过程中虽然很辛苦,但她觉得为那么多弱势群体办很多好事,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她内心像喝了蜜一样甜。 (图片由本人提供)

    (记者 郝 婧)

分享:
责任编辑:孙建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