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风采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专栏 >> 司法风采 >> 浏览文章

做司法公正的捍卫者

——记宁夏女子监狱刑罚执行科韩广智

2017年12月21日  来源:华兴时报

84801513777398200.jpg

工作中的韩广智

    在监狱管理系统,面对曾经的“迷途者”,有直接参与服刑人员管教工作的监区警察,也有负责信息核查、刑事政策研究、刑释人员衔接帮教等在执行工作中默默的奉献者。在宁夏女子监狱,韩广智就是这样一位背后的“一线干警”。

    “别小看一个简单的信息核查,一旦出错有可能影响人的一生,以及今后改造的方向,进而影响到司法公正。”深知工作责任重大,韩广智在从事刑罚执行工作的12年间,始终用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核查每一份信息,确保零差错,以高标准严要求做司法公正的捍卫者。

    高标准严要求把好“出入”两道关

    54岁的韩广智从警30多年,从未离开过监狱系统。自从2005年从事刑罚执行工作以来,他不再直接接触服刑人员,但是从服刑人员入监到刑满释放的各个环节,韩广智都参与其中。

    从服刑入监登记、到向公安部门采集信息、甄别身份,到核实服刑人员身份,建立信息档案,刑事奖励政策的执行落实,再到刑满释放人员交接工作……韩广智坚持把住“出入”两道关口,不允许工作出现一点纰漏。因为在他看来,一些最不容易引起注意的问题一旦出错,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出监人员今后的生活。

    “我们的工作中不能出一点点差错。”韩广智对记者说,确保文书审核零差错是他多年来始终紧绷的一根弦。2007年春节前后,韩广智成功纠正了一宗执法档案信息错误案件。当时监区一名女服刑人员即将刑满释放,韩广智在提前审核文书的时候发现该名女服刑人员的刑期有问题,按照法院的减刑判决,应该到次年才能刑满释放,为何刑期会提前1年?于是,韩广智对照密密麻麻的判决文书一条一条进行了核对,才找到出错的原因。原来在1995年判决减刑的时候,法院错将“减刑1年”记成“减刑2年”,导致后面减刑日期出了错。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韩广智不敢耽误,立刻前往法院,几经周折找到当时出具文书的负责人,经过反复核对,最终将错误的日期改了过来。

    “我这个人就是心细一点,认真一点。”韩广智说,在他看来,既然自己担任刑罚执行工作,就应该认真履行法律文书审核的职责,坚决维护司法公正。因此,韩广智在面对每一名刑满释放人员的信息档案时,无论工作多么繁琐,他都要仔仔细细、认认真真进行核对检查,尤其关系到服刑人员刑期裁量的方面更是慎之又慎。

    在刑罚执行工作岗位上连续工作12年,韩广智克服人口流动、居住地变迁等信息核查困难,完善健全刑罚执行执法档案,并反复与罪犯原户籍所在地司法、公安机关联系,及时准确做好出监罪犯信息核查工作,确保了罪犯身份信息成功核实和执法文书的有效送达,切实做到无缝对接,无一例错收错放发生,实现零差错、零风险。

    以人为本帮“迷途者”回归社会

    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是监狱管理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教育改造的最终目的所在。如何帮助服刑人员到刑满释放的时候顺利回归社会,韩广智一直努力着。

    2014年,宁夏女子监狱收押了一名未成年服刑人员马某,当核查该名人员的信息时候,韩广智发现其属于最让人头疼的“三假”人员和“三无”人员,即无家可归、无业可就、无亲可投,而且所有关于马某的信息,比如身份、地址、父母等都是假的,就连马某的姓名、年龄都无从查证。

    “信息核对不上,随后的亲情帮教、部门管理和社会救助等后续工作都无从开展。”韩广智说,他们多次与马某提供的户籍地原州区、少年教养所、银川市公安部门等单位联系,均未落实马某的真实身份和社会关系,只是从她口中得知父亲是固原人。几年前马某随父亲来银打工,后来父亲不知去向,马某便一个人靠打零工为生。

    为了落实安置帮教规章制度,韩广智想尽了各种办法来核实马某的信息,帮他寻找亲人。在广泛了解情况的过程中,韩广智从监区警察那里得知,马某在入监之前认识了一名姓任的中年人,并提供了任师傅的电话。

    得到这一信息后,韩广智马上与任师傅取得了联系,并请他来对马某开展亲情帮教。原来,任师傅看马某年纪还小,觉得这孩子没父母依靠很可怜,便给马某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告诉他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他帮忙。在监区警察和任师傅的帮助下,马某积极改造,很快刑满释放。

    在提前安排马某出监程序的过程中,韩广智又犯了愁,因为一直没有找到马某的家人,出监以后的交接工作无从开展。“我们再三协商,觉得任师傅一直对马某很关心,便与任师傅沟通希望他能够接受马某。”经过韩广智协调,在当地司法部门的监督下,任师傅签订了收留协议,为马某提供食宿,安排工作,还承诺积极帮助他寻找家人。

    韩广智对记者说,其实对于马某这样的“三无”“三假”人员,按照有关规定,应该送回原来办案单位,但是办案单位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因此无论费多大周折,他们最愿意看到服刑人员找到“归宿”,因为一切管理和教育的成果都体现在让服刑人员顺利回归社会中。(记者 李 莹)


分享:
责任编辑:孙建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