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文史天地 >> 浏览文章

他们曾经做过“风筝”

2018年02月28日  来源:大连日报

    

被捕时的刘光典。

刘光典结婚照。

    近日,多家卫视反复播出反映我党与国民党在隐蔽战线斗争的电视剧《风筝》,在全国引起了热议。

    电视剧《风筝》细腻地刻画了我党隐蔽战线的英雄郑耀先不忘初心,不惧艰险、不畏困苦、不怕流血牺牲、为国家舍小家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同时,电视剧也将郑耀先人性化的一面,准确地展现了出来,令人感觉仿佛曾经久违的红色文化又回到了银屏上来。

    历史上,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们都默默无闻地与日本侵略者、国民党反动派在隐蔽战线上进行着生与死、血与火的博弈。

    刘光典:大无畏和钢铁般的硬骨头精神

    刘光典生于1922年,是今旅顺口区铁山街道韭菜房村人。

    1947年初,刘光典在大连参加中共大连市委社会部,经短暂培训后,被分配南下工作,与辽南社会部洪国式去上海筹建情报站“华石公司”。情报站筹建初期,面临资金短缺困难,刘光典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的积蓄。据有关材料上记载:“刘光典在东北、北平(今北京)经济处于最困难的时候,拿出自己的财产支持革命工作,计黄金十两,美金1000元。如以当时金价30美元折合一两黄金来计算,1000元美金折合30多两黄金,因此刘光典的贡献是不小的。”

    1947年秋,刘光典奉调到奉天(今沈阳)开设情报站。他随洪国式到奉天后,在和平区太原街31号租下一栋2层中式小楼,开办了“福生大药房”。此药房楼下做经营场所,楼上由刘光典一家居住。期间,他多次往来于东北、山西、山东、上海、北平,完成党交给的任务。1948年6月中旬,国民党军队对“福生大药房”进行突击搜查,由于情报站隐蔽得好,国民党军队一无所获。为防不测,组织上安排他们转移到平津地区做情报工作。

    1949年,中国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此时,撤退到台湾岛上的以蒋氏父子为首的国民党集团,成立了以陈诚、毛人凤等人领导的特务班子,在台湾实行白色恐怖统治。当时,中央社会部已在台中市建立了情报点,公开名称是以刘天民为经理的北方企业公司。此前,收集到了一批珍贵情报。由于尚未建立电台,只能派交通员赴台,组织上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刘光典。

    1949年10月25日,刘光典首次奔赴台湾。他去台任务有三,其一是取回情报;其二是传达上级指示;其三是对在台工作人员进行考察。11月27日,他顺利地完成任务,带着情报回到香港。

    1949年12月10日,洪国式奉命进入台湾,开展情报工作。1950年1月6日,组织上派刘光典作为交通员再次前往台湾执行任务。刘光典这次进入台湾时形势已大变。1月29日,国民党特务组织在台北市将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抓获。蔡孝乾不久叛变,致使台湾的中共地下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许多共产党人被捕并被杀害。刘光典在台取得了情报后,2月初,他给上级发出“货已办妥,日内运港”的信息。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刘光典没有得到让他返回的指令。而此时,国民党特务们却采取了突然行动。他们首先在台北火车站诱捕了洪国式,又分别在嘉义、台中、台北将情报组成员大多捕获。

    敌人在大搜捕时,恰逢刘光典去台北取“出境证”,因而躲过了这一劫。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凭着多年从事情报工作养成的警惕性,他迅速离开住地台北市中央旅社,住到一名三轮车夫家。

    3月2日一大早,他给组织发出:“俊弟得急性脑炎亡故”的报警。然后,他到台北一家杂志社,找到另一位尚没有暴露的情报组成员王耀东,并在王耀东帮助下进入了台中旗山深山,开始了4年之久的“掘地为穴”生活。

    从1950年3月2日到1954年2月,刘光典在战友王耀东和台湾同胞及尚未暴露的台湾地下党组织的保护和资助下,风餐露宿,四处转移,与敌周旋。他以大无畏和钢铁般的硬骨头精神,在极为特殊的环境中,在极为特殊的战场上,进行着非常人所能经受得住的艰苦卓绝的斗争。

    1954年2月,国民党特务机构抓获了在台南一带隐蔽的台湾大学法学院中共地下党组织。被捕的成员之一胡沧霖向国民党特务交代了刘光典、王耀东隐蔽在附近的深山里。敌人闻讯,立即组织大量国民党军警人员进行搜捕,在台南与高雄的交界处沟坪,将刘光典与王耀东抓获。

    刘光典被捕后被敌人关押达5年。1958年10月14日,国民党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组成审判厅,将刘光典判以死刑。1959年2月4日,国民党将刘光典杀害于台北,时年38岁。

    如今,烈士的一半骨灰已被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陈列室。刘光典烈士的名字也已镌刻在解放军总政治部在北京西山公园为在台牺牲的革命烈士们修建的无名烈士墓碑上。

    祝元福:为了全国解放献出一腔热血

    祝元福(1921-1949)山东省掖县人。自小受其曾在苏联干过劳务的父亲影响,15岁时便在本村小学组织学生举行抗日宣传和游行,并被选举为全县抗日救国学生代表。

    16岁时,祝元福随全家“闯关东”来到大连务工。在连期间,他拒绝到日本人开办的公费学堂学习,转而考入了美国人创办的教会学校。在这里他受到了“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民主思想的教育与影响。

    1942年,他去南京投奔族祖父祝青川。祝青川时任伪汪精卫政府南京警备区中将参谋长,他将祝元福安排在警察学校学习。1943年,祝元福警校毕业后到下关警士班任警士长。任职期间,他亲眼目睹了汪日勾结欺压中国人的罪行,便有了离开的想法,但被祝青川强行挽留。一次,一个偶然的机会,祝元福结识了中共三工委敌工干部粟群。粟群按照三工委的指示,要求祝元福继续留在祝青川的身边。为此,祝元福考进了南京陆军大学学习,直到1945年。期间,祝元福收集、传送了一些秘密军事情报,还协助我党敌工人员作了争取国民党军统少将周镐的工作。

    1945年日本投降后,祝元福奉党的指示离开军校与粟群一起到茅山,潜伏到被蒋介石收编的原汪伪扬州机场警卫大队。在这里,他们与内应一位姓常的营长一起策反了这支部队。其中,两个连队弃暗投明,奔向了解放区。任务完成后,祝元福又奉命打入祝青川的队伍。那时,祝青川所部被国民党收编后,驻扎在河南省商丘拓城一带,祝青川任第三路军总参议。很快,祝元福便当上了祝青川的上尉副官。

    1946年,祝元福与我太岳部队接上关系,执行策反国民党第一绥靖区副司令兼107军军长孙良诚的任务。经过粟群、周镐、祝元福等人艰苦的努力,1948年11月13日在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中,于江苏迫降了孙良诚,并缴了最棘手的107军特务团的武器,迫敌107军军部、直属队、敌206师共5800人放下武器,向我军投诚。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胜利后,祝元福改任六工委联络组组长。经六工委研究决定利用孙良诚与国民党第一绥靖区司令刘汝明的特殊关系试探刘汝明起义的可能性,然后,视情况决定。孙良城投诚后,表示愿意戴罪立功,他给刘汝明写了一封劝降信。并按六工委的要求派其副官尹严俊与祝元福一同前往蚌埠刘汝明的官邸劝降。老奸巨猾的孙良诚私底下让尹严俊转告刘汝明,他的劝降信是为了应付共产党的,他想离开解放区,请刘汝明帮忙。刘汝明见信后,表面上表示愿意投诚,但是暗地里却设下了“假投降、真诱捕”的奸计。刘汝明让尹严俊携带“同意起义,需孙良诚、周镐(国民党军统少将特务,共产党员)、王清翰(原国民党107军中将副军长、共产党员)亲来蚌埠面谈。”的亲笔信返回淮北。六分区在仔细地研究了刘汝明的回信后,未发现有诈,决定冒险带孙良诚去蚌埠绥靖区司令部与刘汝明谈判。

    1949年1月5日,祝元福、周镐身着便装与孙良诚及其警卫人员从固镇出发,渡过淮河,到达刘汝明部队的防区。刘汝明下令将孙良诚带走,随后将祝元福、周镐、王清翰拷了起来,押往南京国民党政府国防部收审。祝、周、王三人被押至浦口时,被毛人凤派人抢先在火车上将人劫走,押往南京宁海路监狱看守。祝元福被捕后,敌人对他严刑拷打,软硬兼施,一无所获。1949年4月10日,祝元福被国民党保密局杀害于南京西山,牺牲时,年仅26岁。

    祝元福烈士的英雄事迹,一直在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展出。他为了淮海战役的胜利,为了全中国的解放,献出了自己的一腔热血和年轻的生命。


分享:
责任编辑:孙丽君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