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新话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史海新话 >> 浏览文章

明代文人写信竟也用“呵呵”

2017年11月08日  来源:厦门晚报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在中国古代,书信被喻为“锦鲤”“飞鸿”“青鸟”“彩云”,是人们互通消息的工具,也是承载美好感情的使者。“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目前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展览遴选出馆藏明代著名书画家书札精品49通,向观众讲述明代文人们的温情故事。

    祝允明被认为明代书家第一。 展品中,在一封沈周写给祝允明的《沈周致祝允明札》中,揭示出祝允明卖文为生的生活。信中,沈周对小辈祝允明的新作赞不绝口,直言可超过唐代的白居易和元稹。不过盛赞之余,提到酬劳却是不甚爽快,“缠头之赠恐是虚语”,饶是沈周也只能报以“呵呵”一笑。

    文辞中,“呵呵”二字令现代观众觉得有趣,这在其他书信中也有出现。上博书画部副研究员孙丹妍介绍,明人的信札比较随性,和当时文学上流行性灵小品有所呼应。相比之下,清代的书信格式更加严谨,信的内容也相对正襟危坐。

    (据《厦门晚报》)

分享:
责任编辑:韩瑞利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