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新中国成立后的宁夏水利(下)

2018年10月16日  来源:华兴时报

     二、治理河道与防治河洪、山洪

    1.治理河道

    黄河宁夏段流程397公里,除去流经深山峡谷的79公里外,流经平原的有318公里,河岸多系淤积土壤,河床游荡摆动,对两岸农田、村庄、渠口、道路的危害自古有之。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河道整治上主要采取以下措施。

    (1)塞支强干,保岸蚀滩,消除河心滩,导顺斜河横流,卫宁河段多用此法。

    (2)裁弯取顺,消除险工,永宁东升处将6.4公里弯道险段裁顺成2.4公里河道,使为害多年的河患消除。

    (3)在塌岸较长地段,用块石筑丁坝、草土筑顺堤相结合的方法,行之有效。

    (4)淤临淤背,加固河堤,形成地下河道。经过多年整治,卫宁段河道系沙砾河床,现已基本形成600-800米宽的顺直河槽。青铜峡以下河道系沙土河床,河面又宽,最宽处达4公里,河中多滩,有斜河横流,治理工程量大,现正按《黄河河道整治规划》进行整治。

    在治河技术上,20世纪50年代限于技术和财物,仍用传统的草土埽捆护岸抗冲,其形式因地制宜,有码头、顺水坝、挑水丁坝等多种。由于柴草易腐,年修年坏,不能持久。20世纪60年代改用块石铅丝笼戗护草土埽捆根脚和裹头,加强了抗冲击能力,其耐久性较好。但铅丝在水中易腐蚀或经冰凌撞击,丝断笼破,亦难维持久远。80年代在中卫、永宁等处试办灌冲水泥桩护岸,桩长20米,直径0.5米,每9根为一组,将桩顶部分联结为整体,其抗冲挑流效果较好,但仍不能有效地防止淘刷土岸和冰凌撞击。20世纪90年代采用木架负重四面体护岸防冲,效果较好。

    2.防治河洪

    黄河流经引黄灌区为318公里(由中卫下河沿水文站至石嘴山水文站间),水流平稳,两岸地区一般高出正常水位1-3米不等,虽无决口之患,却有淹漫之灾。当流量超过4000立方米/秒时,开始淹漫两岸滩地,流量越大淹漫越多。

    新中国成立以来,宁夏段黄河出现过两次大洪峰,第一次在1964年7月10日-8月10日,历时1月。实测青铜峡最大流量5930立方米/秒(7月29日)。当时动员了10万军民防汛抗洪。第二次在1981年9月7日-10月4日,历时28天。实测青铜峡最大流量6040立方米/秒(9月17日)。动员了近20万军民抗洪抢险。这两次大水由于事先有所准备,修筑了顺河长堤,汛期又动员军民上堤防守,发现决口及时堵复,并及时搬迁了受洪水威胁的群众,抢收了将被洪水淹没的庄稼,才使损失大大减轻。第一次受淹面积为约3.69万亩,大部分为河滩地,堤内农田仅约740亩。第二次受淹面积为约8.72万亩,其中减产三成以上的成灾面积为3.9万亩,淹房4498间,冲坏码头300余座。1982年在中央拨款支持下,将原堤防顺直,加高培厚,并在该筑堤之处全部筑起新堤,使堤防全长达到524公里,其中主要堤防有447公里,堤顶一律高出1981年大水位1-1.2米,堤顶宽4-7米,并建有穿堤建筑物。防洪堤防御洪水能力达到青铜峡流量6000立方米/秒而不淹漫两岸农田村庄,相当于五十年一遇的防洪标准。

    3.防治山洪

    山洪对傍山渠道、农田、村庄和道路的危害由来已久。随着引黄灌区的扩大和高部位渠道、农田的出现,山洪的威胁越来越突出。根据地形条件,卫宁灌区多采用修建山洪渡槽或渠底涵洞等工程处理山洪,青铜峡灌区则多利用有滞蓄条件的洼地修建滞洪水库,将分散漫流的洪水引入滞洪库削峰,沉泥后再从泄洪涵洞排入河、渠、沟或者就地利用。青铜峡河西、河东两灌区建成滞洪库(区) 20个,有效库容6480万立方米,对防洪拦泥,保护灌区和包兰铁路的安全起着重要的作用。实践证明,采取导、蓄、泄相结合的方法,能有效地滞洪削峰,减轻以至消除山洪危害。

    1983年2月26日,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宁夏回族自治区水利管理条例》。1988年6月18日, 自治区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又制定并公布了《宁夏回族自治区水利管理办法》,以法规来保证宁夏水利事业的健康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宁夏的水利建设事业成绩斐然。展望未来,任重道远。例如,在宁夏引黄灌区内尚有约130万亩插花盐碱荒地等待改良利用,自流灌区边缘还有扬程百米以下的干旱土地150万亩尚待提水灌溉。广大山区也需要高扬远送黄河水灌溉农田、林地和解决人畜饮水问题。黄河梯级开发之一的大柳树水利枢纽工程——宁夏扬黄扶贫灌溉工程正在继续扩建。

    总之,我们要不断总结经验,克服困难,团结奋进,把宁夏的水利建设事业搞得更好!

    (作者简介:卢焕章(1929-),离休干部,在宁夏从事水利工作数十年,对山川水利工程建设过程和效益发挥情况比较了解,在地方报刊上发表过多篇论文与报道。)


分享:
责任编辑:孙建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