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宁夏府城记忆(三)

2018年10月16日  来源:华兴时报

    朱文华

    龙王庙门外的两侧,各有一尊青石雕琢的石狮子把守。狮子的嘴里含着一个拳大的石球,张牙舞爪,十分凶猛。调皮的孩子在狮子身上爬上爬下地玩,天长日久把上面磨得明光锃亮。庙门口东侧的石台上立着一个高一米四五,宽有七八十厘米的石碑,正面刻有“乾隆十四年发现该处有三个大泉眼,自动向外喷水,由府城各大商号带头捐资建成‘西府井’的碑文”。背面是捐款者的名字和钱数。

    “西府井”起名的缘由:

    首先,宁夏府城曾是西夏国的古都,后历代的府城都在这里。如西夏国的国都称西夏府,又改兴庆府。宁夏府,夏县府,最后的宁夏省政府等,群众俗称这里是“府城”。

    其次,此井在宁夏府城“中轴线”的西南一侧,取其方位之意。它又是府城中唯一的甜水井,故取名“西府井”。

    最后,它在四个王府的西侧。故取名“西府井”,相传至今。

    当时老城区内能卖的水只有西府井的水,此井在养志巷(今新华西街)一个面向南的空场子里(场区南北长约五十米,东西宽一百多米),它的位置在养志巷的西北侧,草巷子(今中兴巷)以西,南王元大街的东侧,居安巷以南。目前的准确位置:崇俭巷一号,水利厅家属院一号楼院中。

    这口井的南面是养志巷(新华西街),再向南直到南城墙根全是大面积的湖水。井的东、西两侧二十米外有少数民房,继续向北是马鸿逵的交际处(今宁夏水利厅家属楼院位置)。西南方向到现在的展览馆、公共汽车公司、市医院当时都是湖。湖水在烈日的照射下明晃晃的一大片,涨水期最深的地方有两三米。

    西府井是当地最大又最深的一口井,它的施工完全用的是民间的老办法。以“水眼”  (就是冒水的泉眼)为中心,半径五十米周围打一道草土围堰,使水不能对流,再把围堰里挖一个大坑,把泥土背到养志巷(新华西街)南侧的湖边;把坑里的泥水用桶担到草土围墙外边。等深度达到设计要求后,再开始做基础。井底中间是先用斗大的卵石垫底,让它能自然下沉,又能使水从卵石缝中冒出。再用直径三米多大(一丈),厚有三十厘米的一个特大盘石做成井底,它的中心有一个约二十厘米大的洞叫“水眼”。每当井水打干后可以看见从这个洞中向上冒水。井筒建在这块盘石的周边上,建成后井的深度有十米左右,水夫说:井深三丈余。其他地方全是用斗大的卵石做基础防止地基下陷。施工时每当井筒上升一米,便在周围用卵石垫高,防止井筒向外倒塌,最后再用土把井周围填平,真是铜帮铁底坚如磐石。当时没有水泥、钢筋之类建材,井筒是用石灰、江米面混合在一起制成的一种特殊的黏合剂。再用一色大青砖磨缝对接砌成,可以防漏水,又坚固耐用。

    井口是圆的,直径有二米多长(一般井口是方的,长有半米左右),周围是用长条石砌成的。条石规格相同,都是长一米五、前宽四十厘米、后宽五十厘米、厚三十厘米的麻条石砌成的。井台比地面高出有半米,打水的人站在井台上围成一个大圈,用水斗子放下去提水。周围排满了担水的人和驮水的牲口(大商号的)。打满水的人把水桶提下来,后面的人马上把自己的桶放上去打水。驮水的人把牲口拉到井边站好,用打水的“提斗”(专用工具,是在水斗子的把上安装两个铁环,连在一米长的木把上,打上水可以举起来把水倒进驮桶里)放下去打水。每天上午打水的人络绎不绝,但秩序井然,忙而不乱。        (未完待续)


分享:
责任编辑:孙建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