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汾离公路大捷

2018年01月23日  来源:华兴时报

    1938年秋,由于蒋介石集团消极抗日,节节溃退,丢弃了华北大片国土,日寇在大举向武汉、广州进攻的同时,又向山西增调兵员1万余人,一路由山西风陵渡南下,企图攻占西北中心西安;一路由山西离石县军渡西渡,经陕北的吴堡、绥德,进攻党中央所在地延安,妄想实现侵占大西北的罪恶目的。

    日寇一O八旅团旅团长山口少将带领3000余人进占我汾阳县城,后又亲率其指挥机关进驻离石县,并攻占军渡、碛口等地,与驻陕北吴堡、螅镇一线的八路军河防部队隔河炮战,严重威胁着陕甘宁边区的安全。同时,敌人在汾阳城内集中了大批弹药、粮秣和渡河工具,蠢蠢欲动,随时准备起运。

    我当时是八路军一一五师旅六八六团一营二连战士。我们旅在代师长陈光同志和政委罗荣桓同志的率领下活跃在吕梁山的晋西一带。在军情紧急的情况下,我们六八六团接到了师部的命令,要我团进至汾(阳)离(石)公路地段,伺机打击敌人。我们团当时驻在汾离公路以南六七十里处的孝义县下堡镇一带。出发前团长兼政委杨勇和政治部主任曾思玉向指战员进行战斗动员,着重讲了阻止敌人西渡黄河的重大意义,说这是一场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的政治仗。我们团的任务是把敌人消灭在汾离公路上,绝不让一个敌人渡过黄河。同志们听了动员后,人人斗志激昂,个个摩拳擦掌。

    9月13日傍晚,我们经过一夜的急行军,黎明前进入汾离公路口薛公岭阵地。团首长给我连下达的任务是打“头”,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打毁敌人的第一辆汽车,把车队截住,绝不允许敌人的汽车跑掉一辆。根据任务,我连埋伏在公路南侧离公路只有40米左右的半山坡上。这段路弯弯曲曲,路面很窄,又是一个斜坡,地形对我们十分有利,埋伏处就在我们手榴弹射程之内。山坡上长满了半人高的红蒿草和各种灌木,便于隐蔽。只要敌人进入伏击圈,等待他们的将是全部覆没的下场。但敌人特别小心,在我们的对面山头上就设有一个碉堡,随时在监视着公路两侧的动静,指挥着敌人沿公路行驶的行动。我们为了对付敌人的这一手,做到不暴露自己,保证战斗的胜利,同志们都高度警惕,自觉地隐蔽好自己。

    9月14日早晨8点多钟,从东面传来了阵阵的汽车马达声。顿时对面山头碉堡里升起了一面旗帜,左右摇晃着,随着旗帜的摆动,汽车的马达声立即听不见了,这时从远处传来了几声枪响。事后才知道,敌人的这些举动并不是发现了我们,而是吃过我们游击战的苦头,以此举试探是否有埋伏。不一会儿,山头上的旗帜降下去了,并向天空发射了两发信号弹,示意没有问题,汽车可以通行了。这时汽车马达声又响了起来,但敌人仍然小心翼翼,走走停停,停停打打。他们一面虚张声势地咋呼着,一面无目标地四处胡乱打枪。但不管敌人使什么诡计、耍什么花招,企图诱骗我们暴露目标都是徒劳的。只要敌人还没有进入埋伏圈,我们就埋伏不动。不多时,满载敌兵、弹药和渡河器材等物资的20辆汽车由远而近驶过来,团首长杨勇下了准备出击的命令,我们立即进入临战状态。敌人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向我们驶来,进入了我们的伏击圈。当敌人的第一辆汽车进入我连的埋伏地段时,团指挥所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我们的手榴弹成排成排地投向敌人的汽车。顿时,手榴弹的爆炸声、机关枪的连发声、步枪声响成一片。没等敌人弄清是怎么回事,走在最前面的一辆汽车被我连打得趴了窝,司机当即命归西天。前面的几辆汽车很快也被炸瘫痪,后边的汽车也在兄弟连队围击下惊慌失措,乱成一团。由于公路的弯曲,汽车与汽车相撞燃起了大火。汽车浓烟滚滚,车上的敌人有的被打死在车厢里,有的跳车逃跑时被打死,没有被歼的敌人妄图顽抗,也被猛烈的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来,使劲地“哇啦、哇啦”乱叫。此时,嘹亮的冲锋号声鼓舞同志们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个个像猛虎扑食一样向敌人冲去,与残敌展开了白刃搏斗。整个战斗不到1个小时,200多名敌人除了3名被俘外,其余全被歼灭,20辆汽车全部被击毁。我们打扫了战场,满载着战利品,高唱着《游击队之歌》凯旋而归!(张少舟

分享:
责任编辑:吴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