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怀念西大滩

2018年01月23日  来源:华兴时报

    光阴似箭,一晃我已离开西大滩前进农场整整35年了。时间可以改变一切,35年使我从青年变成了中老年,对西大滩应是渐渐地淡漠了。如果仔细回顾我的生活工作经历,西大滩也应渐渐地远离了。论时间阶段,我在宁夏工作了26年,其中,在银川市16年,而在西大滩只有10年,在西大滩的时间远远少于银川;论工作和事业,我的晋升职称和职务等成就也是在宁夏机关,而在西大滩还是一名普通的知识青年军垦战士;论生活和心态,在银川,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使我感到生活较为舒适,心情舒畅,很有发展,而在西大滩却经常面对着艰苦的生活,前途的忧虑等困惑和无奈……然而,每当老知青相聚,纵情高歌“沙枣子花开香天下,塞上江南好宁夏”和“红在宁夏,专在宁夏,做西大滩的新一代”等知青时代歌曲的时候,我都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每当得知西大滩发展日新月异,沙湖已成为全国闻名的“5A”级旅游区,昔日的戈壁荒滩变成今日风景如画的时候,我都会精神振奋,发自内心地感到自豪和骄傲;每当见到当年的老战友及其子女,听到他们收入不断增加,住房环境改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好的时候,我都深感欣慰,由衷地为他们高兴。这些发自内心的情愫,不时地告诉我,我至今仍在深切地怀念西大滩。

    为什么西大滩如影相随?为什么西大滩使我魂系梦牵?为什么西大滩使我刻骨铭心?每当这样问自己的时候,在西大滩所经历的数十成百的故事及蕴含的人生哲理和感悟都会立即电影画面般地在眼前闪现浮动,都会不时潮水般地涌上心头,深刻而又准确地给出答案……

    在西大滩,我用长满血泡刚变成老茧的双手,第一次领到扣除伙食费后的14元工资。那是自己的劳动成果,是在黄土高原的烈日和秋风中挥洒汗水收割稻子换来的报酬。拿着为数不多的工资,心里却是沉甸甸的。首先,想到了远在天津的老母亲,凭着早出晚归的辛勤劳作,独自将我们兄妹抚育成人读书上学,是多么艰辛啊!现在我可以自食其力了,从此要为妈妈减轻生活负担,我毫不犹豫地走到邮局寄出了10元,以报答老妈的养育之恩。其次,想到今后要在劳动中生存,在劳动中发展,开始告诫自己生活要俭朴、节约,把来之不易的收入用在刀刃上。

    在西大滩,我经历了在新开垦的盐碱地上的春种秋收,体验了耕耘的艰辛和收获的喜悦;经历了挖沟挖渠,脱坯盖房,磨炼了吃苦耐劳的品格和意志;经历了军事化的管理和训练,增强了集体意识和团结合作精神。懂得了一分汗水、一分收获,只有同心协力才能克艰制胜,种地打粮如此,做人做事更应如此。

    在西大滩,经历了“文革”动乱之苦,目睹了造反派夺权后,压制军垦战士的“红色恐怖”。直到兰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了师、团党委,恢复了党的领导,生活工作秩序才逐渐走向正轨。由此,我真正懂得了不论什么派别掌权都不如共产党的领导,只有共产党才能使百姓心有依靠,成为真正的主人,得到真正的保护。这些使我升华了对党的认识,饱含深情地又一次写了人党申请书,表明了坚定的理想信念,并在考验中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西大滩,有我的初恋和婚姻。我和战友即后来成为妻子的女友,在艰苦环境中相识,在劳动拼搏中相依,在风霜雪雨中成长。虽然没有城市中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却有盐碱土路上散步的互相了解和关心;虽然没有互赠贵重的礼物定情纪念,却有她为我洗衣、送饭和我身背大米徒步十几里接送她回家探亲的难忘之情;虽然没有海誓山盟的爱情宣言,却有风雨中那相互信任、互相尊重的真挚感情。

    在西大滩,有夏天不分早晚的蚊虫叮咬疼痒难忍,冬天棉被与墙壁冻在一起的难以入眠;有吃稗子面、黏牙面带来的饥饿,长期喝盐碱水所造成的肠胃疾病;有无报纸、杂志、文艺作品可读的文化饥渴;有回家路上火车里被人们挤在车厢连接处站立两天一夜,且被列车员反复检查车票的委屈;有被城里人指着背后骂“知青下山,四邻不安”的侮辱。这些经历与日后的日子相比,常常使我不忘过去,珍惜今天。深知做人要忍耐、宽容、坦诚和正直,深知公平公正和社会保障对人的重要性。由此激发了我在日后从事劳动保障的工作中,心系百姓、为民服务的工作热情和强烈责任感,至今仍在为扩大就业、完善社会保障事业鼓与呼。

    在西大滩,有难忘的浓浓师生情。老军工和复转军人等战友们是我做人、生活和工作的老师,教我正直做人、坦诚为人;教我垒炉搭灶,拾柴烧饭;教我割麦、割稻,灌水施肥;使我逐渐成为一名吃苦耐劳、较为合格的农工。更为具体的老师是西北农学院毕业的新技术员刘智贤,教我学习丈量土地,计算土方和通过千粒重算出亩产等统计技能。还有难忘的老技术员万永昌给我讲述《三国演义》和《今古奇观》等文学名著,教我写诗作赋,并在我悲观、焦虑的时候,让我挺胸抬头往远看,改变人生志在拼搏,激励着我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后来,我荣幸地走上了人民教师的岗位。我珍惜这个岗位,在连队只有一间教室的学校,冬天为孩子们砍柴取暖,用水泥纸袋铺平土坯搭盖的课桌,动情地讲解“王冕学画”和“卖火柴的小女孩”等中外故事,陶冶他们的情操,启迪他们的智慧……五年的教师生活,使我和孩子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在庆祝沙湖旅游区成立十周年的时候,我荣幸地被邀请参加庆典活动。那时,我的学生已成为西大滩的新一代,成为各条战线的骨干。他们深情地对我说,没有老师您的教诲,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听到这些发自肺腑的称赞,我的眼睛湿润了。我动情地对他们说,没有你们父辈的培养和帮助,就没有我的今天……

    上述的故事和感悟足以说明,我为什么至今仍怀念西大滩,永远不会忘记也不应忘记那融入我青春和热血,培育和磨炼我成长十年的西大滩。(孙学智)

(作者简介:孙学智,男,汉族,1949年6月出生,天津人,大专文化,中共党员。1965年9月至1975年8月,宁夏前进农场(农建十三师三团),任班长、排长、文书、教师。1975年9月至1982年12月,宁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办公室秘书。1983年1月至1991年11月,宁夏劳动人事厅任培训就业处干事、副处长、就业服务局副局长。1991年12月至2009年8月,天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任政策法规处副处长、劳动科研处处长、宣传教育中心党支部书记。2009年8月退休。)

分享:
责任编辑:吴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