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大军西进记(上)

2018年01月23日  来源:华兴时报

    在兰州,西宁获得解放,马步芳部队主力被歼之后,解放宁夏歼灭马鸿逵部队主力,便成为全部解放大西北,彻底歼灭西北反动派残余的关键。宁马内部在我军强大攻势下,立即动摇纷乱,土崩瓦解,现将我亲历的宁夏河东战役,概述如下。

    一、大进军

    当甘、青两省兄弟部队以超人的勇敢和坚毅,越过雪山沙漠,指向新疆边境的消息传来后,我们也怀着愉快和竞赛的心情,在连绵阴雨道路泥泞中,离开甘宁边境的固原,北向宁夏进军。两整天下着雨,战士们用草帽、手巾、干衣服来保护自己的弹药和干粮。人们经常滑倒,别人一面搀扶他起来,一面哈哈大笑;有时前面道路难走了,后面的行列便一面慢慢的移动,一面高声唱歌,一不注意,雨水便流进嘴里。经过村落的时候,老乡们常常从门口探出头来,一面惊奇地看看我们,一面说:“下这么大的雨,路又这样难走,同志们真是辛苦了啊!”他们听到的回答总是:“我们为了早日解放宁夏,消灭马鸿逵敌军,吃点苦不算什么!”

    第二、第三天雨是不下了,路还是很难走,而且愈走愈显得荒凉了,往往二三十里不见人家,不长庄稼。有人说:“这比得上红军的二万五千里了,你看这不是到了没人烟的草地吗?”有人反驳他:“哪里比得上?咱们这才走了几天?长征的时候走了好几个月哩!”宿营地多半是“露营地”,伙房在野地上支起行军锅,人们把米袋解开,将粮食倒在锅里。有人说:“到底是上级估计周到,要不是每人背了八天粮食来,这几天要喝西北风了!”

    某连露营时,指导员和大家讲:“这里不用到河里去挑苦水吃,老乡有窖水,但是注意不要打光了,留一半给老乡以后吃用。”人们高兴地提着桶,跟着老乡去取“窖水”,那个老乡笑嘻嘻地说:“真是解放军有福气,今年的雨水特别多,咱们的窖也满了。要不,别说你们来了那么多人没喝的,连我们也是吃清水河里的苦水哩……你们喝不惯,非闹肚不行。”

    从七营到同心城一百余里,南北连着“清水河”,河东是宁夏,河西属甘肃,水像泥浆一样,混红得怕人,它的上游叫“苦水沟”,河水又咸又苦。当地群众家家都挖了地窖,下雨时将水储起来,成为非常珍贵的饮料。

    同心城驻的宁马一个骑兵团,我们还没有来到以前便逃了。我们一天只吃了一顿饭,走了一百三十余里,赶到中宁附近。原驻中宁的敌八十一军,也退到黄河北岸。我们在连日阴雨中休息了几天以后,为了迂回截断金积守敌的退路,配合从青铜峡进军的兄弟部队攻占金积,便绕道滚泉前进。九月十九日,我们经过一百四十余里渺无人踪的地方,没有水更没有柴,人们只在中午休息的时候,张开冒着火的嗓子,将干粮咽下肚里,又兴奋地继续前进。这时敌军两个骑兵团,整天活动于我右侧,不时袭扰我军的前进道路,我们边打边走,派小部队去驱逐他们,大部队依然前进。金积吴忠堡以及灵武城周围都是河渠纵横,湖沼稻田连成一片,走路打仗经常泥深陷膝,水深及颈,有些人俏皮地说:“这个地方真奇怪,需要水的时候,一滴也难找,不需要时,却又是遍地是水了。”从十八日在中宁附近出发起,至二十一日晚追击部队进至仁存渡口上,三天四晚中,我们天天猛赶,昼夜行军,时时打仗,不管地形天候,不顾疲劳饥饿,终于走了三百余里(连同绕道计算),尽力地赶上、抓住、截击与歼灭了敌人,迅速解放了宁夏河东的广大地区,并促成宁夏全境的解放。

    二、追歼战

    十九日黄昏前后,我军进至金积东南沙曲哨子、候家湾、阎家湾、高栅子一线。由于敌情地形都不太熟悉,隔着汉渠与敌对峙。敌人将这一带的桥梁尽悉拆毁,并从青铜峡决堤放水,附近湖沼、稻田连成一片,几成泽国。他们以为可以凭恃着水来阻止或延缓我军进攻,以便延缓其垂死的命运。此时,我左翼某部驻地距徐家湾守敌仅里许,决定在二十日拂晓后攻占徐家湾,歼灭守敌。该部九连首先奉命连续攻占徐家湾等三个据点,采取猛插分割,腰斩逃敌,包围突破,火力追击等手段,穿越水渠稻田。有些人跌倒了,立即爬起,有些人鞋子陷在泥里,便光着脚追,一直打到距城二里的马家桥歼敌一个营部并一个连,生俘百余人。该部三连一直扑至金积城边,该连三班仅七个人,以猛追猛插,火线喊话,击溃敌一个连,生俘四十余人。我右翼部队虽在不利的地形下,亦攻至田家桥附近,因为来不及架桥,许多战士跳到水渠里,水深没颈,只露出一个脑袋,依然在我军优势火力掩护下节节前进,给予敌以重大杀伤,并俘获一部。中午,宁马三五六师主力逃缩城内,我军已控制金积东南外围,正准备部署攻城。但为切断溃敌逃路,我部又奉命将包围攻击任务交给左路友军,绕道廖家桥养马湖,直插吴忠堡,中途与右路友军会合,分头向吴忠堡攻击前进。(罗立斌)(作者简介:罗立斌同志当时任六十四军一九三师副政委。)

分享:
责任编辑:吴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