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忆八十一军通信连的改造教育(中)

2018年01月09日  来源:华兴时报

    首先,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连队中广泛进行了政策教育,包括土地政策、民族政策、政权问题、解放军的建军原则和各种制度的教育。在教育的同时,强调按照解放军的各种制度和规定办事,按照毛主席的建军原则建设连队,边教育边实践,学什么就干什么。我们先后开展了拥政爱民活动,对人民政府的号召积极响应,处处带头,帮助人民群众生产劳动,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开展尊干爱兵活动,成立经委会,实行经济民主,大家办伙食,每月公布账目,实行政治民主,官兵平等,重大问题大家讨论,强调干部和战士只有分工不同,政治上一律平等,彻底废除旧军队打骂、体罚战士的制度。这样做了之后,使干部、战士初步体会到,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应想人民所想,帮人民所需,对人民政府坚决拥护。实行军事、政治、经济三大民主后,初步启发了战士的阶级觉悟和民主思想,他们深深感到解放军和旧军队有本质的不同,给连队的各项工作奠定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其次,深入开展诉苦运动。战士们苦大仇深,但由于反动派的欺骗宣传和愚昧教育,使他们有苦不知苦,认为“穷富在命”,不懂得阶级剥削,所以在诉苦前要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先进行阶级教育,揭发地主阶级荒淫无耻的腐化生活和压迫剥削,并对照劳动人民终年受苦,仍不得温饱的事实,进行“穷富是否由命定”的讨论,来启发战士的阶级觉悟,并结合算细账,用具体的事实,无情揭露地主阶级的剥削实质。在未算细账前,全连一百多人中,认为“穷富在命”的就有七十多人。经过细算剥削账后,彻底弄清了谁养活谁的道理,认清了“穷富由命定”的欺骗性。揭穿了地主阶级的伪善面目。如当过雇工的战士陈双喜,历来认为自己命穷,地主对自己还不坏,一算账大吃一惊,才明白一年里老财要剥削四百五十块白洋,伤心地哭着说:“要不是剥削这样多,母亲不会饿死,妹妹也不会用五担粮被地主买去。”班长陈忠说:“这一算,把自已的穷根子闹清楚了,地主富的原因也弄明白了,我对黑心肠的地主更恨了!”从而,使干部、战士的阶级觉悟大大提高了一步。

    广大战士有苦可诉,但也有一个回忆的过程。为此,我们采取了以苦引苦,组织访苦,典型诉苦等方法,使战士的苦都能倾诉出来。在战士诉苦时,出现过很多伤心动人的场面,有的在诉苦中泣不成声,使整个连队沉浸在悲痛之中。如战士周玉柱哭诉家破人亡的遭遇时说:“我是四川德阳人,一家六口人,我和父亲租种地主的土地,一年的收获大部分交了租子,全家人吃不饱穿不暖,母亲扔下女儿给老财看娃娃,小妹妹有病无钱治,结果冻饿而死。一九四七年,我才十五岁,保长硬叫我去当兵,母亲拉着我东躲西藏,最后还是被抓住,母亲拉住我不放,被乡丁打伤了头,结果连气带饿被逼死了。”像这样的惨事在连队太多了。据当时统计:亲属被残害致死者五人,被逼投河,服毒者三人,冻饿而死的二十四人,亲属被老财奸污霸占者四人。

    经过两个多月的诉苦教育,绝大部分战士和连排干部在思想上分清了敌我,认识到苦从何处来,知道了仇向那里报。如战士杨再兴说:“旧社会穷人所以穷,是由于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地主阶级及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造成的,今后一定要跟着共产党,好好干革命,为推翻这三座大山而奋斗。”在诉苦结束时,召开了复仇宣誓大会,战士们群情激昂,纷纷表达了“跟着共产党,团结干革命”的决心,从而出现了努力学习,积极工作的新局面。(李芸生

分享:
责任编辑:吴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