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平罗地下党组织的抗日救亡活动(下)

2018年01月09日  来源:华兴时报

中共地下党员贺闻韶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班同学,上大学时我们一起到北平,他考入天津工学院;王茜是我从初中、高中到大学的同学,我考入北京大学农学院,王茜考入北京大学工学院。在北平读书期间,我和王茜经常在一起,并一起参加了1935年北平“一二,九”和“一二·一六”两次学生抗日救亡活动。王茜还随同宣传队南下保定,参加了民族解放先锋队组织。到了宁夏,苏文和杨一木都是外省教师,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政治身份,但认为他们是进步教师。苏文在县城完小任教,我经常去该校,因而我们很熟悉,知道他是东北人。由于贺闻韶和王茜的关系,他们也不回避我。正如贺闻韶和王茜于1978年给我来信时说的:“你当时当教育科长是我们安排的,你当时对平罗地下党组织确实起了掩护作用,我们能放心工作。”又因为我们都是平罗县人,搞抗日宣传活动,在当时是公开合法的。

    1938年秋,革命的火种点燃了青年学生火热的心。苏文在平罗县城完小发展了杨生桂、王学文、李发春等3名学生加入共产党,并决定由他带领去陕北。临行时,刘廷栋为他们筹划路费,我和马寿桃也给予资助。1939年春,教育厅曾两次命令平罗县政府追查这3名学生的下落,我和刘廷栋研究后呈报说:“因为他们已毕业,到外地升学去了。”此后上面再未追问过。

    1938年冬到1939年春,反共逆流来到宁夏,地下党处境困难,平罗中共地下党员杨一木、贺闻韶、王茜等相继离开了平罗。杨一木在三边解放区办过训练班,当时训练班的学员中混有马鸿逵的便衣特务。马鸿逵利用这些便衣特务四处侦查共产党人。1938年,马鸿逵的一个便衣特务到黄渠桥镇一家姓冯的商号里抽鸦片烟,适逢杨一木到该商号买东西,两人互相面熟,杨一木出了商号立即到黄渠桥北校教师郭英教家里避难,又经平罗老教育家李冲和老师的营救才得以脱险离开平罗。

    1939年春,马鸿逵的军法处派了一个叫吴登奎的特务到平罗县城完小查询贺闻韶,当时贺闻韶正好去黄渠桥北校不在学校。刘廷栋得知情况后立即派学生从城墙防空洞口出去,骑自行车连夜去黄渠桥北校给贺闻韶送信。贺得信后即刻离开北校逃到贺兰山边杨光濬家避难,后来化装成农民进入贺兰山,沿着山沟到达后套陕坝才得脱险。此后,因为教育厅继续追查3名学生的下落,并侦查学校共产党人,我怕受牵连,因而在1939年秋便以“复学”为名,辞去平罗县教育科长职务,于9月底邀同马寿桃、杨光濬、高继述等人赴陕西武功西北农学院复学去了。

    1940年春天,马鸿逵军法处派人到平罗抓捕小学教师,将平罗黄渠桥北校校长雍生善,教员童山斗、杨天伟等10余名小学教师抓到军法处严刑审讯。与此同时,军法处也派人到我家搜查,在我家搜出生活书店出版的《大众生活》等抗日进步刊物。因我早已离家,他们竟将我弟弟俞占奎抓到军法处审讯。后因我弟弟俞占奎是种庄稼的什么也不知道才被释放。刘廷栋也因处境困难,到贺兰山躲了一个时期,于1940年夏天到陕西西北师范学院上学去了。就这样,平罗地区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宣传活动被马鸿逵镇压下去了。(俞占鳌)

分享:
责任编辑:吴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