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八十—军起义经过(下)

2017年12月05日  来源:华兴时报

    就在这时,我接到中宁县石空堡驻军的电话,说解放军派代表来了,让我前去商谈和平之事。我即刻乘车前去接洽,这件事只有我的二家兄马惇信(当时任八十一军副军长)一人知道。到石空堡后,见到的解放军代表是马成俊(他原系我父部下副官),他家住中宁县,这是九月十七日的事情。当时我立即派少校参谋杨子俊到中宁与解放军接洽,因他胆小未能商谈出任何结果就回来了。解放军方面又带话让另派人商谈。十八日我又派马培清为代表前往联系,黄昏时他带着和谈条件回来要我研究,如同意就可达成协议,并提出要在十九日上午十二时在黄沙滩上签字,如逾期不到,解放军就要开炮。

    当时我的思想斗争非常激烈,精神压力很大。当兵临城下之紧迫时刻,父亲又不在身边(当时父亲深知大势已去,不能继续拖延时间,决定到银川再赴绥远见傅作义。此时傅已起义。父亲想通过傅作义见毛主席以便请求起义。到银川后正值国民党军令部长徐永昌也要走绥远,父亲就乘他的飞机同行,自己毫无主张,打算进沙窝暂时回避,又想到自己如离开军队,军队必然发生事变,老百姓受害,实感罪责难逃,如再拖延时间,解放军开炮,部队自然溃散,家庭个人均有生命之忧,事业更无保障……

    我正处于束手无策进退两难的情况下,只好下最大的决心,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家族,为了个人,坚决响应解放军的号召,走和平之道路,决定赴约签字,将部队交给解放军,自己再作打算。

    九月十九日上午十一时许,我便带着马培清及两位亲戚喇培霖、喇仲安(这两位是我大兄的妻弟,他们是因为马步芳抓兵来中宁躲避的),乘羊皮筏子到沙滩上。不多时对岸开来了两辆吉普车,解放军代表下车也乘羊皮筏子到沙滩上。来的代表是解放军第十九兵团的军政委,姓名我忘了。见面后,我提出沙滩上没有可坐之处,谈话又不方便,不如到中宁县城商谈签字,开始解放军方面怕我们有顾虑不去中宁,经我恳切提出,他们也同意,就在这和谐的气氛中我们一同过了黄河,并乘解放军的汽车到中宁县城。

    在那里我见到了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经过正式谈判之后,于十九日十九时在协议上签字,还照了相,十九兵团代表是曾思玉军长,八十一军代表就是我。曾军长设宴款待了我们,当天黄昏时解放军送我们到河沿,我们即乘羊皮筏子过了黄河到石空堡,九月二十日我将家眷由银川接到石空堡,当天夜间由石空堡赶回中卫。同一天父亲由绥远回到银川,到大坝附近与马培清通了电话,经马培清讲明经过,他方知我部起义,父亲也放心了,又回到银川。此时我的精神压力减轻了,思想又发生了新的变化。本想签字后我就准备离开部队,可是通过谈判签字之过程,我认识到共产党解放军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可怕,在签字过程中解放军代表又谈到八十一军改编后仍然要我负责,所以原打算逃避的思想没有了,反而又产生了继续做官的愿望。

    我到中卫的第二天也就是九月二十一日,立即集合在中卫驻扎的官兵,向他们宣布我军正式起义签字了,大家闻之无不欢呼庆贺。

    此时解放军通过中卫继续向银川进军,真是军纪严明,人民欢迎,完全呈现出一片胜利气象。

    签字后不几天,十九兵团就派来了政工人员约三百多人到中卫,立即按规定将这些同志分配到各师、团、营、连并改编八十一军为西北野战军独立第二军,任命我为军长,任命十九兵团联络部长甄华为军政委。同年九月底宁夏军区司令员、副司令员(司令员姓王名字我记不清,副司令员名叫曹又参)到中卫,十月一日举行授旗仪式。 (马惇靖)

分享:
责任编辑:马丽燕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