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宁夏土地改革见闻录(三)

2017年12月05日  来源:华兴时报

     宁夏在土改中坚决保护富农经济,富农是中立的。但是,在实际工作中也发生过偏差。初期,不少地方对富农不理不管,不向富农做工作,富农因不了解政策而产生恐慌情绪,唯恐被按地主一样对待,很多转移了财产。有些地方也发生过把富农错划为地主成分,以及对富农错斗、错没收的偏差。这些问题,发现后都被及时纠正了。在对富农的斗争策略上,出现过召开“地富听训会”“大户会”“复杂户会”“富户会”“富有者会”等,领导对这种不策略的偏向纠正过。但是对此有争论;有的县还曾作为经验向省上写过《关于召开富有者座谈会的专题报告》。我个人在土改中研讨这个问题时认为,土改初期,尚未正式划定阶级,对富农既要做工作,又不便单独召开会议,可以采取在一揽子群众会上宣讲对各阶级的不同政策,辅之以单独上门做工作的办法,何必把地富弄在一起开会,引起富农的恐慌呢?划阶级后,各地普遍召开过富农座谈会,重视做富农的工作,所以富农的情绪还是稳定的,表示要积极发展生产。土改后期,宁夏省委曾发出指示,民主建政中不宜选富农成分者当乡人民代表;但应有意识地选举少数表现较好的富农为县、市人民代表。

    (二)对地主阶级的斗争

    1.地主的不法表现。

    土改结果,全省划定地主4289户,占全省农户总数132429的3.2%。初期,地主往往用请客、送礼、送旗、贴标语等手段,诱惑土改工作组,暗地则大肆分散转移财产;有些混入乡村政权和群众组织,篡夺领导权,企图压制群众斗争;有的还编造多种谣言,蛊惑人心。如同心五区有的地主听说土改工作组到乡,即开了一张假“财产单”送上,还在街上贴红布告,写着“要求群众斗争”等字样;五区三乡有的地主设酒席招待家族,并拿一些东西送给新选的农会主任,遭到拒绝;四区一乡有的地主设酒席请雇工吃饭,叫雇工不要斗争他;一区、二区有些地主托清真寺教长向群众散布,他们“已向人民低头认罪,过去的事再不要提了”“现在向人民低头了,大家再不要控诉了”;二区三乡有的地主造谣说:“共产党哄你们哩!分给你们的东西都打成价,以后还要钱呢!”“马鸿逵、蒋介石失败了,还能跑到台湾去,将来共产党往哪里去!”进入划阶级阶段,地主隐瞒土地财产和雇工数字,企图降低成分。没收财产时,地主的花样更多,给工作组上呈文、贴对联,摆设烟、茶、糖、饭,或者哭哭啼啼,掩盖其幕后转移财产的行为。惠农有的地主在门上写着“欢迎劳动人民没收地主的五大财产,但到没收余粮时跪下求情,没收牲口时跪在牲口前哭鼻子,半夜还上祖坟哭自己没有保守住先人的遗产。在分配果实时,地主又用“马家田马家分”等类口号,挑拨农民团结。同心有的地主在分配后还到农民家中去认自己的东西。土改末期,较多地发现地主向农民的反攻倒算行为,甚至诬告干部,污蔑政府。如宁朔有的地主在土改工作组还未离开时,即明目张胆地抢夺农民分得的果实。有的地主经常侮辱翻身农民,尤其是分到他的财产的农民常受其骂,不让农民使用分到的碾、磨。一些死硬分子,在土改中竟用自杀(陆续共31人)、暗害、逃亡、放火等卑劣手段,妄图制造混乱。

    2.从政治、经济方面打垮了地主阶级。

    针对地主阶级的不法表现,土改中组织农民向地主阶级进行了一系列的斗争。仅据9个县、市统计,共斗争不法地主、恶霸、反革命分子1497名,经人民法庭判处死刑7名,徒刑431名,劳役2名,交群众管制92名,教育释放142名,其余当场教育释放。土改中全省共收缴地主阶级及马鸿逵军队遗散的枪支1480支,弹药47079发。这样,推倒了压在农民头上的大石头,强化了社会治安。

    省土改委员会要求各县、市在划阶级前定出本县、市“小土地出租者”占有土地的最高限额,报经省委批准后执行,借以控制地主、富农成分比例,尽量防止错定或漏定。

    3.对地主要分别对待。

    总的来看,土改中对地主是分别对待的,发现偏差及时得到纠正。对于不法地主、恶霸、反革命分子,均经说理斗争后法办;一般地主,只结合评成分进行说理斗争;对于小地主,一般不开斗争会。对地主一般都经过数次听训会,讲解政策,指明出路,令其规规矩矩,接受改造。省及各县、市土改委员会成员中一般也都聘有进步人士和开明地主,这对于分化地主,减少阻力,都起了一定作用。磴口县的地主,土地权归阿拉善旗,被称为“二地主”。省委指示:“二地主与地主有所不同,对二地主的政策,亦应与一般地主区别开来。”“对一般二地主财产之没收,也必须实事求是,稳当办理,严防冒估冒算及超出土改法规定范围的现象发生。”“对二地主的政治斗争,必须严格控制,分别对待,尽量少斗少捕,甚至不捕。”但是,有些县、区、乡发生过严重偏差,出现了对地主必开斗争会,开斗争会必挨打和必受体罚的混乱现象,扩大斗争面,甚至伤害了农民内部。如惠农四区六乡,共约400户,竟斗争了61户,其中19户为中农以下成分;又把16户地主,全部放在划阶级的会上一起斗争,并一律打了一顿。有些区、乡还曾随意捕人、关押人。有些地主自杀,就是在这种混乱情况下发生的。我在土改工作中记住了“60多万人口”“500多个地主”这两个数字,一直难以忘怀。西北局从宁夏省委的汇报中,敏锐地发现了问题,即给省委发来指示,宁夏只有60多万人口,就捕了500多个地主,把许多不该捕的捕了。应立即清理,放出可以不押的,叫他们向群众低头认罪即可。省委和省土改委员会根据西北局指示精神,连续下发指示说,饱受苦难的农民在斗争中发生过火行为虽可理解,但要进行政策教育,讲明利害,坚持说理斗争,不许打人;关键是干部要端正指导思想,只要事先认真做好工作,农民是会接受政策的;很多斗争会不打人又开得很好,就是证明。指示中规定:“对一切历史罪犯,必须事先将罪犯材料报县人民法庭批准后,始得依法捕人。除人民法庭区分庭有押人权外,区、乡政府及农民协会均不能押人。(未完待续)

分享:
责任编辑:马丽燕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