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韩练成将军传(连载八十五)

2017年11月14日  来源:华兴时报

    二十二、历史大转折 乾坤改变

    1976年,是让中国人永远铭记的一年。

    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7月6日,朱德委员长逝世;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这一代伟人的相继逝世,预示着一个英雄时代的结束。这年的7月28日,还发生了唐山大地震。天塌了,地陷了,给中国人的心灵上留下了沉重的创伤和难忘的记忆。这时的韩练成,不仅为这些伟人们的相继逝世而流泪,更为国家的前途和命运而担忧。

    1976年10月6日,中共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政治隐患得以解除。举国庆祝的时刻,十分关注国家前途命运的韩练成,更是欢心鼓舞,当即写下了《粉碎“四人帮”有怀喜作》诗三首:

    其一

    今日复何日?生死之关头。

    千钧一发际,焉得再夷犹?

    快刀斩乱麻,一洗苍生忧!

    其二

    鬼蜮四向时,风雨一叶秋。

    吕端知大事,周勃必安刘。

    无负相得意,今古堪媲俦。

    其三

    拥护党中央,循轨继大猷。

    鞠躬惟党性,此外无所求。

    谦谦君子德,高风自远流。

    韩练成的笔下,如疾风般慷慨激昂。面对国家前途命运,他虽为隐退之人且远离政治,但未敢忘国忧。面对中国命运的转折,他在心里放歌的同时,借用吕端与周勃的典故,由衷地赞赏扭转乾坤的党中央和彰显智慧的共产党人。他拥护党中央,拥护党中央的英明决策。

    新的时代开始了,明媚的春天终于来了。

    全国政协常委与隐退情缘

    粉碎“四人帮”后,国家百废待新,人民意气奋发。1978年2月,韩练成作为特邀委员出席第五届全国政协会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于1978年2月24日至3月8日在北京召开。本次会议,是因“文化大革命”而停开13年后首次召开的。大会执行主席邓小平主持了开幕式。会上听取了全国政协副主席许德珩作的全国政协第四届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全国政协副主席韦国清作的《关于修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的说明》。全体委员还列席了第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听取并讨论了华国锋总理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和叶剑英主席关于修改宪法的报告,讨论了宪法修改草案和国民经济发展十年规划纲要草案。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决议》,选举邓小平为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主席。

    韩练成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

    从1978年2月第一次会议到1982年12月第五次会议,这期间韩练成利用参加政协会议的方便时机,遍访在人大、政协里任职的老朋友,知道了别后每个人的经历。这段日子,他觉得真是春光明媚,心情格外舒畅,有喜事重逢的感觉。

    韩练成深知,这是他人生中夕阳晚照的一缕霞光,“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经历了风雨历史人生的韩练成,他显得更为乐观豁达,一方面关注着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一方面对世事和名利看得如浮云一般。1978年2月以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曾多次直接或间接地向韩练成发出一种信号,“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希望他能复出,继续为党和国家做事。这种关怀和问津,韩练成也以不同的形式回应。除了发自内心的感激外,仍以诗的形式向叶帅表达了他的心意。

    中秋夜坐偶得(兼答叶帅)

    年年秋雨送秋光,今日天晴净夜长。

    老去时逢新际遇,梦回屡省旧词章。

    身闲不觉人心险,风疾犹闻桂子香。

    绣女衒工她自得,庸才碰壁我何妨。

    早惊白发羞看剑,肯为浮名斗巧妆?

    吟罢哑然无说处,半窗落月照清凉。

    借着雨水洗涤过的夜空,享受着碧海晴天般静谧的月夜。韩练成的思绪穿越了他几十年的人生经历的遂道,深感世事如同梦境。面对“新际遇”,他已经因“白发”而“羞看剑”了,不愿意再为浮名所累。最后,他定格在“半窗落月照清凉”上。当他的这首《中秋月夜偶得(兼答叶帅)》的诗呈献在叶帅的案头时,叶帅也许会被韩练成清静得如同秋夜月照的那种意象和心境所感染。

    如果把这首诗的意境再转化为一种心迹,表达给他的儿女们,就是另一种理解。在韩练成看来,他这样回敬叶帅,决不是自己意志衰退或故装谦虚。他认为,谁都有个三昏四迷七十二个不知道的时候,更何况老了,怎么能保证不犯糊涂,不出错?如果再有点权,再少点监督,容易出乱子!这就是韩练成人品与境界的高贵之处,他没有给自己谋取任何利益的想法,而相反担心不要给国家利益带来损失。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过去是‘进取天下公利’,今天要‘退隐一生虚名’”。

    在这中间,副总参谋长彭绍辉还转达过叶剑英元帅的问候,也表示过对韩练成工作安排的意向。副总参谋长王尚荣也直接与韩练成通电话,转达军委首长让他复出的意思。韩练成都委婉地回谢了。如果说韩练成的经历传奇,这也恐怕是其传奇之中的一奇了。

    其实,早在1976年的冬天,韩练成就写过《小园手种菊花,重九后始开,集句二首,兼寄叶帅》的长诗,表达了他谈然的心愿:

    小园手种菊花,重九后始开,集句二首,兼寄叶帅

    其一

    绕篱种佳菊,参差裛露光。

    秋色已云肃,幽丛花始黄。

    层层拥金屑,英英傲晨霜。

    性与凡草殊,弱质怀刚肠。

    群芳入时异,无此晚节香。

    投分真耐久,不减旧芬芳。

    有物苟会心,岁晏复何伤。

    每忆素心人,交谈滋味长。

    其二

    薄柳如儒夫,秋两半摧倒。

    菊花似幽人,独立晚更好。

    卓为霜下杰,风节冠花皓。

    野兴入秋多,余馥依人少。

    今来独欣赏,翛然寄怀抱。

    幽姿非人造,益见化工巧。

    此议清风价,功名何足道?

    永怀东篱人,退修慕君早。

    话说到这个份上,对国家、对民族,包括对他的儿女,都交待明白了,坦坦荡荡,光明磊落。作为文人将军的韩练成,在他的人生境界里,他追慕陶渊明,“永怀东篱人”。世人从他的诗文里,看到了一个人格高尚、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的韩练成。           (未完待续)

分享:
责任编辑:韩瑞利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