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茫茫沙漠“一碗泉”(一)

2017年10月10日  来源:华兴时报

171200p977xaxa9xldlr2l.jpg


    (一)

    一九四九年九月十四日拂晓,黄河以东贺家集、兴仁堡一带的敌人,向中卫逃窜,我六十三军一八八师命令五六三团穿越腾格里沙漠,出奇兵,直插中卫,截断敌人西窜的去路。为保证部队胜利穿过“穷四站”,景泰临时县政府也忙碌起来,发动家家户户,蒸馍馍,打“锅盔”,烙大饼,炸点心,准备干粮。还发动附近村庄的农民,采山梨,起萝卜,以备饮水不足之需。部队各级领导要求战士,除装足水之外,尽可能的多背些山梨、萝卜等能解渴之物。因为水是胜利穿越沙漠的保证呀!

    午饭过后,部队出发向大沙漠进军了。

    从华北平原来的战士,哪里见过沙漠。他们幻想,沙漠可能像海边的沙滩一样平坦。可是,出景泰城不过二十里,在斜阳的照耀下,这种幻想破灭了,一望无际的沙山,蜿蜒起伏,连绵不断,横在眼前。在这里,巍峨的长城匿迹了,被浩瀚的沙漠吞没,已经很难寻到它的痕迹。在这里,古代征伐的战场和商旅通行的驿站,也都被掩埋在这沙峦之下。据向导讲,这条曾经也是车水马龙的驿站古道,百余年无人问津了。这哪里是什么“穷四站”,而是“无驿站”。在这“苍苍鸟飞绝,茫茫人踪灭”的沙海里,部队只有跟着向导,手脚并用地爬着一座座灼热的沙丘,艰难地前进!

    在落日余晖中,缔绵沙丘,明暗起落,宛如巨龙游动,鳞甲闪烁蔚为奇观。当斜月一钩挂在天边的时候,这条游龙,又显得异常寒冷静寂可怕。在这里,战士们并没有见到“大漠孤烟直”,然而却真正感到“日落大漠寒”了。

    深夜,阵阵寒气袭人,疲劳、饥饿而又寒冷的战士在哪里开饭,在哪里宿营?从地图上来看,这里应当有个村落。可是,在茫茫沙海里,踪迹渺无。忽然,先头部队报告说:“发现了一个村落遗址,还有半截土房。”这是哪里?向导说:“这可能是古驿站,也可能是长城的烽火台呢!”提起“烽火台”,战士们不禁惊喜地问道:“这里是长城吗?”向导说:“相传这里的长城还是秦始皇让大将蒙恬修筑的哩!”“那驿站呢?”“相传汉武帝曾派大将卫青、霍去病征伐匈奴时都用这驿站,西夏王朝通西域各国,驿站极为繁忙……”虽然,这都成为过去,但是,这些美妙的传说,仍是那么迷人,令人神往。

    团首长决定就在这里吃饭、宿营。团指挥所就设在半截土房前面,战士们就在沙丘之阳露营了。干部战士解下行装,拿出干粮,啃着萝卜、山梨并饭了。骑兵和驭手们给马卸下鞍鞯,喂上驮来的青草……

    这里没有篝火,只有吸烟的点点微光和满天闪烁的繁星互相辉映。在这样景色中,是谁兴致勃勃地念起“打油诗”来:“铺着地,盖着天。头枕腾格里,足伸黄河边,大漠沉沉催人睡,群星闪闪照我眠……”是呀,谁经历过这寥廓奇妙之夜啊!这“打油诗”,它像一幅壮丽的画卷,描绘出战士们解放全人类的博大胸怀,它像“响遏行云”的歌手,唱出了战士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东方的晨曦,又撒落在沙丘顶上,这是第三天进军了。

    现在,战士们倒不怕夜晚的寒冷,反而害怕起太阳来。因为前一天已领略过它的威力。随着太阳的上升,大漠越来越炽热。此时,水几乎没有了,带来的山梨、萝卜已经吃光了。今早这顿干粮。就是在互相鼓励下咽下去的,水呀,水!只有行进在大漠中的人,才能感到水的真正价值。

    然而,解放宁夏各族人民的历史使命,促进这只铁流,顺着逶迤起伏的沙丘,又向前滚动了。

    是谁,从沙山顶上滚下来,昏了过去,干裂的嘴唇在颤抖,卫生员忙跑过去,看了看说:“连长,是缺水呀!”谁还有水,连长喊了起来,哪里有水啊!几个人从十几个水壶里好不容易地凑了一点水,卫生员慢慢地给这个战士灌了两口,总算湿润了一下,于是,战土苏醒过来,在战友们搀扶下,又爬上了沙山,继续前进了。

    正午,太阳在沙漠中显示出巨大的威力。沙地像热锅一样炽热,战土们口干舌燥、憋闷得透不过气。“望梅止渴”之计,是无济于事了。这时,参谋打开地图,问了问向导,对团长、政委说:“前面就是‘一碗泉了’!”还没等团长、政委说话,旁边的战士们就喊起来:“一碗泉!一碗泉!一碗泉到了!”这个声音传下去,战士们欢呼起来!精神振奋,脚步加快了。团长、政委驱马急进。远远望去,隐约出现了一座破庙。四周红,墙已被沙丘吞没。团长、政委来到庙前,两个和尚迎了出来,老和尚披黄鱼袈裟,显得老态龙钟,年轻和尚身强体壮,穿青布直缀,像是师徒。刘政委走上前去说:“大和尚,我军路过宝刹,多有打扰了。老和尚连声念道:“阿弥陀佛!”引进庙内。在部队严重缺水的情况下,团长、政委无心浏览庙宇的建筑,更无心观赏泥塑神佛的怪姿,他们要找的就是“一碗泉”呀!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杨德顺同志当时任六十三军一八八师副政委。)


分享:
责任编辑:吴倩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