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新闻中心 >> 区内 >> 银川 >> 浏览文章

银川市发展“枫桥经验” 守护一方平安

2018年09月11日  来源:华兴时报

    治国安邦,重在基层。

    20世纪60年代初,浙江诸暨枫桥镇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的“枫桥经验”。

    时代在变,方法要变,但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服务群众的精神实质不能变。现在,“枫桥经验”已成为全国政法战线的一面旗帜。作为全国9个试点省区之一,银川市试点“枫桥经验”以来,着力打造“枫桥经验”升级版,续写发展的新篇章。

    “有人帮着调解,对我们农民工维权,真是方便多了。”近日,在兴庆区通贵乡集镇安置区三期工地上班的农民工段某拿到了5000元赔付金。

    今年4月,段某打工的工地脚手架有倾倒危险,为救助脚手架旁边的工友被砸伤,经医院诊断,被确诊为“外伤后闭合性胸部损伤,右侧第三肋骨骨折;肺部感染;右侧肩胛骨骨折”。段某住院治疗半月,累计花费1万余元。出院后,段某要求工地和施工方负责人王某对其所受伤害承担责任,赔偿治疗期间开支的各项医疗费用。王某表示,施工方为所有工人都购买了工伤保险,但因段某事故发生3日内未报保险公司受理,导致保险公司拒赔,需要自己赔偿的金额过高,拒绝赔偿。

    通贵乡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王生俊深入了解情况、层层分析,最终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施工方负责人王某一次性赔偿段某各项费用5000元。

    这是一起典型的因农村征地拆迁安置所发生的工伤事故。近年来,随着农村征地拆迁安置工作的开展,越来越多的工程紧张施工,工伤事故的发生在所难免。受伤的农民工往往并未与用工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用工单位也是工程层层转包、分包的施工方。在出现工伤事故时,小包工头经常无力赔偿,工程项目总施工方更不愿承担责任。加之建筑行业发生工伤事故,伤者往往伤情较重,医疗费用开支较大,伤者要求赔偿的金额很难得到对方认可,通过工伤认定途径解决又较繁琐,伤者没有时间和精力跑腿,导致工伤赔偿经常一拖再拖,难以解决。

    “面对此类情况,人民调解往往在关键时刻可以发挥重大作用。人民调解时间快,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后即可履行,有效避免了伤者伤势的进一步恶化,从而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另外,人民调解可以适时疏导当事人双方情绪,有效缓解甚至化解双方当事人矛盾,从而确保当事人双方能够最终坐下来合理合法解决问题。”银川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开展“枫桥经验”试点工作以来,银川市已设立7家信访事项人民调解委员会,在各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设立了6个人民调解参与信访矛盾化解接待窗口,在乡镇(街道)调委会设立了52个信访接待调解室或信访接待调解窗口,并安排人民调解员负责接待、化解信访事项矛盾纠纷。  除组建信访事项调解组织外,银川市坚持优中选优的标准,各地全部建立人民调解专家库,成员由调解技巧高、调解经验丰富、具有相关行业、专业领域以及法学、心理学等知识的专家学者、优秀人民调解员、律师、退休政法干警等组成,为辖区各级人民调解组织化解矛盾纠纷提供专业咨询指导和培训。银川市司法局成立人民调解专家库1个,各县(市)区司法局共建立了人民调解专家库6个,部分乡镇街道也建立了人民调解专家库。

    “专家库成员参与信访矛盾调解会商费用没有规定依据。我市各地积极成立了人民调解专家库,吸收了专业律师、专职调解员等其他行业专业人员,但根据人民调解参与信访矛盾化解工作需要,专家库人员参与重大疑难案件的会商讨论费用怎么支付没有依据。”银川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希望我区及时制定相关费用支付规定,以便更好发挥专家作用。下一步,该市将坚持发展“枫桥经验”实现矛盾不上交的目标任务,紧密结合本地实际,将纠纷化解在基层。

    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银川市将针对基层社会治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探索建立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努力打造“枫桥经验”升级版,构建起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

    ( 记者 张红霞)

分享:
责任编辑:孙建平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