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区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新闻中心 >> 区内 >> 全区 >> 浏览文章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 | 青山有幸埋忠骨

2018年04月16日  来源:宁夏日报

      4月12日,春雨如丝线如牛毛,无声地落在彭阳县任山河烈士陵园的墓碑、纪念碑、雕塑上。
  在静静的陵园里,在细雨中,守园人杨秉选清扫着杂草枯叶。
  这是一处令人肃穆起敬的地方。
  1949年7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19兵团64军在曾思玉军长的率领下,直插彭阳任山河地区,与盘踞在黄峁山一带的马鸿逵部第11军遭遇,打响了解放宁夏第一仗。
  经过全军将士浴血奋战,守敌被击溃,解放军夺取了任山河战役的胜利,打开了宁夏的南大门。战斗中有364名解放军指战员光荣牺牲,100多名烈士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为纪念在这次战斗中牺牲的烈士,1955年,原固原县人民委员会将散埋在任山河战场周围的烈士遗骸迁移集中埋葬,并立碑建园。
  1998年8月,彭阳县将烈士骨骸迁葬于现墓地。
  2009年,彭阳县再次扩建陵园。
  陵园象征性建筑物——革命烈士纪念碑高19.49米,象征着1949年的任山河战斗,正面中央刻着“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红色大字。碑阴铭刻着曾思玉将军题词,左上方为“纪念任山河战斗”,中间为“正气留千古 丹心照万年”。
  陵园内安葬着1949年为解放宁夏而英勇牺牲的中国人民解放军19兵团64军364名指战员、红一方面军长征途经彭阳牺牲的4名红军战士、剿匪牺牲的3名干部和2名武工队员、解放军骑兵师教导队的6名战士、宁夏军区骑兵第4团的4名战士等391名革命烈士。
  青山有幸埋忠骨,哀思无尽悼英雄。
  4月3日,清明前两天,76岁的赵荣花在丈夫和儿子陪同下,从河北省赶到任山河。“我父亲赵悦在任山河战斗中牺牲时,我母亲怀着我才4个月。母亲把父亲的入伍证和烈士证视为自己的生命,当成传家宝。我长大后,一直在寻找父亲尸骨,今年在网上查到父亲埋在任山河,就赶过来为父亲扫墓。”    
  然而,数十年的寻找未能如愿。
  赵荣花的父亲是100多名无名烈士之一,无法确定哪个墓是赵悦的墓。赵荣花不甘心,4月3日至5日,连续三天到陵园哭着寻父。“赵荣花哭得太伤心了,让我的眼泪花儿都在打转转。”杨秉选说。
  4月5日,任山河声势浩大的清明节祭扫缅怀先烈活动,给了赵荣花很大欣慰,寻父未果的失落平复了许多。
  固原弘文中学1000名学生徒步来扫墓,他们给每一座烈士墓献上一枝黄菊。连续23年,该学校每届初一学生都要在清明节徒步54公里到任山河革命烈士陵园扫墓,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
  烈士陶克叶的战友赵佰儒、陈应全等30多名老兵应约集结扫墓。他们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献花、鞠躬、哀思,白发苍苍的他们列队向战友墓冢鞠躬缅怀。
  彭阳县数千名干部职工在任山河烈士陵园举行缅怀革命先烈活动。活动主题“缅怀革命先烈丰功伟绩,弘扬革命前辈斗争精神,凝聚脱贫攻坚合力,奋力谱写彭阳崭新篇章”。
  在无名烈士墓地东西两侧,赵荣花各献了一束鲜花,才依依不舍地离去。“我把这100多名无名烈士都认作父亲,在我的有生之年,我还会来看他们。”(记者 王玉平)

分享:
责任编辑:管理员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